叶蓝 | 见习经理 | 02

建筑师叶x酒店客房部见习经理蓝
前文见主页(反正也没有写过别的
小学生文笔,ooc遍地走,私设满天飞。


02

七点五十八分。蓝河提着大大小小一串打包盒站在364门口。客房部的工作都已经安排妥当,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暂时没有蓝河什么事了。

可是自己为什么好像上赶着干自己职务之外的事情啊!蓝河很烦躁。他其实不太擅长跟别人讲道理。冷静的时候,他该说的话、该想到的解决方案,也是条理清晰的。但是自己一旦与别人有了冲突,心里一紧张,大脑便一片空白。别人吵完架后悔没发挥好,他压根儿没有发挥可言。可他做的正是这样一份需要与别人沟通,解决问题说明情况的工作。面对客人的各种要求甚至无理取闹,不能总是迎合或逃避,而是冷静的找出不损害酒店利益又不破坏顾客心情的解决方案。先前的经理深知蓝河的性格,因此才放手给他机会让他尝试自己面对这些情况。

八点。来都来了,现在纠结这些有什么意义?蓝河自嘲。他回过神来,几经抬起又放下的手终于敲下了门。

门秒开。房里的人似乎刚洗漱完不久,空气里是牙膏和剃须泡沫混合着的清新味道。“哟,蓝经理早啊。没想到你们酒店服务这么好,真有经理亲自给我送早茶来了呀。”叶修乐开了花。

所以其实他昨天就是随口一说,就自己还特别认真的当回事儿了吗???蓝河被叶修一句话噎住,更是觉得自己一早上的纠结十分傻逼。他气鼓鼓的径直路过叶修走进房间,把打包盒重重放在桌上,“你的早茶我放桌上了先走了!”

蓝河本来是想扔下这句话高冷的走出去的。哪知刚一回身,便看见叶修讨好似的凑上来,“蓝经理别急着走呀,帮我个忙呗。”

“我很忙的,我要回去工作了。”

“别呀蓝经理!要是真有这么忙,怎么还这么记挂着我专门来给我送早餐呀?”

哪壶不开提哪壶。蓝河崩溃。叶修见机赶紧凑的更近,“帮我系个领带呗,我不会。”

叶修这回没逗他,是真犯了难。以他从前嘉世主策叶秋的名号,T恤随便一套去见客户也是个性。可今时不同往日,这次要见的客户对于兴欣这种尚在萌芽的小公司至关重要。老板娘叮嘱再三,叶修也不敢造次。领带是多年没有打过了。叶修上网搜了个教程,对着镜子却是绕了半天不得要领。正盘算着现在出门买个领结还来不来得及,蓝河自己送上门来了。

蓝河闻言有些惊讶地看向叶修。眼前的人一改昨日的懒散,胡须剃得光洁,西装合身熨帖。唯独胸前领带以红领巾的打法系着,显得格格不入,十分滑稽。

这回轮到蓝河笑出声来,“这么大一个人了领带都不会打。”大概是因为太好笑,蓝河想也没想,侧着头靠近叶修的胸口,伸手开始解开原先的结,然后尝试平时自己的系法。

叶修忍不住低头看他。柔软蓬松的发顶。淡淡的洗发水香气。低垂而颤颤的睫毛。略微苍白的微张的嘴唇。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很快。

“诶,到这里怎么弄来着…感觉自己系跟给别人系好像不太一样…”蓝河也系得有些迷惑了,低声喃喃。刚一抬头就看见叶修近得像是马上就要吻上的脸,而对方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蓝河倏地脸红了,踉跄的后退拉开距离。“那个…要不…要不你先摘下来等我系好了再给你戴上…”

叶修有些遗憾,“好吧。”

蓝河接过叶修递来的领带套在自己脖子上,对着镜子飞快的系好了还给他。叶修接过来回研究了一下,也不急着套上,却是抬头望着蓝河,“谢谢你帮忙呀。要不坐下一起吃两口?”

蓝河被他盯得又是一惊,赶紧摇头,“不了不了我真的很忙很忙的…”

“好吧,那我微信把钱还你行吗?”叶修若有所思。

“钱?什么钱?”

“早茶的钱呀。”叶修笑。这家伙还真以为自己要坑他一笔吗?

蓝河怔住。不是说是补偿吗?怎么…

没等他想明白,叶修戳了半天终于找到自己的二维码,点开了伸到他眼前,蓝河慌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扫了加上好友。

叶修很快的一顿操作把钱转给他。抬头狡黠地笑道,“今天真是太麻烦蓝经理了。”

蓝河看也没看,“没有没有,那我先走了!”

飞快的溜出房间才看了一眼手机,蓝河惊了。这人竟然给自己转了五百。蓝河哪儿好意思收,赶紧打字,“其实没有那么贵啦。”

“没关系。”叶修打开一盒盒点心在桌上摆开,心情大好,可惜就是蓝河不愿意留下来一起吃啊。叶修也大概捉摸清楚了蓝河的性格,一点小事就觉得亏欠别人而宁愿委屈求全的老好人。他并不清楚这顿早茶多少钱,但他知道要是打少了蓝河肯定也是一声不吭,所以干脆多给了一些。况且五百换到了联系方式也不贵呀。

“……”蓝河对他这没头没脑的回复也不知道该怎么接。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收款,然后把多的转回给他。

叶修也没再客气。蓝河回到办公室看到他的收款消息,终于放下心来。

叶修。蓝河看着那与入住资料一样的昵称发了会儿呆。鼻间好像还留着那人身上很淡的烟味。

评论(4)
热度(34)

© -VIOL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