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叶蓝便利店 | 第2题】无常 | 上

#黑无常叶 x 鬼魂蓝 

#失忆梗注意 

#BE注意

#自己加了一半以上的内容,希望不要被追杀【。 


题目来自@十字柠  

设定:黑白无常——叶家双生子(叶修黑,叶秋白。),亡灵——蓝河
 
大纲:无常是在人死后能力足够可以被选上的,但成为无常会失去凡尘记忆。倘若生前两个人羁绊深,则将几度轮回中遇上。叶修那一世的恋人就是蓝河,蓝河为了不让他罪孽太深,打入十八层地狱(修生前是杀手)便奉献了自己的魂魄。这种交易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魂飞魄散,然而叶修在工作中偶遇只剩几天就要魂飞魄散的蓝河,想起了他们当初的点滴。身为无常的他,想尽了一切办法,却无能为力。身边的叶秋告诉他,他有一个办法,让叶修代替蓝河,蓝河代替叶修,命格互换,顶替双方,叶修瞒着蓝河,悄悄做了这种事情,最后是叶修魂飞魄散,蓝河……成为了黑无常。 
但是蓝河一直在等这一个人,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我只是替他保卫着这个位置,我会等他重新归来夺回这个位置。” 
“他不会来,但我会等” 
 



楔子 
 
“山中那个道观,原本是属于蓝溪阁的。那也是威风一时的武林门派了,可惜啊,换了掌门之后没几年就没落了……” 
 
“后来呢?” 
 
“人都死了哪有什么后来?若真要细细算起来,那个夺篡位的新掌门投了胎,命不好做了个穷得叮当响的农户。几个旧的元老大概心有不甘,变做了孤魂野鬼,现在还不知在哪里游荡吧……” 
 
1
 
“你这堆好东西又是要给谁送去?”笔言飞一进门就看见蓝河费力地清理着前几日从地里挖来的财宝,便随口问道。 
 
郊外山上的这座破旧道观年久失修,门口牌匾上蓝溪阁三个字早已被厚厚的灰尘蒙得看不出笔画,大门虚掩着,空气夹杂着细小的灰尘颗粒流得很慢,偶尔有风。道观早就被废弃,平日里白天空无一人,晚上却偶有灯火亮起,又听说曾有人路过听见里面传出觥筹笑谈之声。尽管道观闹鬼听来实在讽刺,旁人却在种种怪谈之下认定此地就是闹鬼闹得厉害,光天化日里也被所谓阴森凄凉之气慑得只想快步离开。 
 
此时观内只一盏烛灯摇摇曳曳,衬得面目不清的高大神像更是可怖。雕梁画栋之上,灰尘与蛛网堆积在一处,外表依稀还有些当年的气派,内里实则早被虫豸蚀得空了心,哪天一阵狂风吹过,可能就要整个分崩离析。蓝河就着这微弱的烛火,轻轻用狼毫做的软刷刷去财宝上的尘土,再用软布细细擦亮。 
 
“山下村西头的那个农户要娶媳妇,没有聘礼。既然是喜事要用,带着土的总没那么吉利。”他手上的动作没停,却不是什么十分关心的语气。 
 
笔言飞哈哈大笑,“你就是擦得再干净,鬼送的能吉利到哪儿去?我说老蓝啊,你这一天天的替别人操心,阎王真该给你颁一个乐于助人见义勇为的奖章才是。” 
 
蓝河笑笑:“行啊,不如你去给我讨一个?” 
 
笔言飞立马噤了声。良久叹了口气:“你说你这么好的人,怎么落得一个就要魂飞魄散的下场?” 
 
“其实……其实我一直瞒着你们没说过,我每个新月之夜都吃好几个小孩……”蓝河露出凶恶的表情,却没凶上几秒,自己先笑出来。 
 
不合时宜的玩笑丝毫没有减淡好友脸上的忧虑,“你……还剩几天?” 
 
“三五天吧?”蓝河掰着指头数道,语气轻快。仿佛就要魂飞魄散的不是他,而是别的什么人。毕竟是他自己一开始就选择接受的条件,这么多年下来,说从来没害怕是假的,但却一点也不后悔。 
 
笔言飞还没来的及再说什么,道观周围忽然狂风大作,本就不甚牢固的门被吹得吱吱呀呀来回摆动,烛火明明灭灭地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熄了。门外堆积的落叶就着风势飘起成圈,随着狂风过去,中间出现一个一身漆黑手提灯笼的人。 
 
“无常大人。”笔言飞看清了来人,欠了欠身表示恭敬。回头一看蓝河却愣在原地还没有动作,想来觉得是他没有认出这位就是掌管众鬼的黑无常。正要开口提醒他,却被面前的人抢了先。 
 
“我找蓝河,你没什么事的话就可以走了。”黑无常声调说不上多严厉,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蓝河被叫了名字才回过神来,扯出一个难看的笑,“我没事儿,你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吧。” 
 
可哪儿能真没事儿呢? 
 
蓝河看到眼前的叶修,心中压抑着兴奋,却更多的是复杂。他很想叶修。还想再跟他一起过粗茶淡饭或者刀光剑影的生活,可是自从变作鬼魂之后却一直不敢再去找他。他已经没有其他鬼魂所拥有的无限的时间,害怕叶修一朝想起他来,又不得不面对他不久之后就要魂飞魄散的事实,实在太过残忍。 
 
于是他听见叶修叫起自己名字时并不亲昵的语气,心里揪紧了,却也松一口气。叶修没有想起他来,他该放下心来的。 
 
已经将近三百年了,他原以为自己对叶修的记忆和爱恨都该很模糊了。可是看到这个身影的这一刻,他除了一瞬不瞬地看着,描摹每一个熟悉的细节,竟再说不出别的话。 
 
2
 
前世的蓝河年纪轻轻就已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 
 
虽不比帝王将相家喻户晓,但蓝溪阁好歹也是那时的武林三大门派之一,这个名号在习武之人里一提还是能收获不少敬仰的。 
 
真要说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当别的武林高手都在长歌纵马快意江湖之时,他却要去别的门派当卧底。 
 
“老蓝你一个人可得小心点儿,不行就逃回来,哥几个罩着你呢。” 
 
“去去去,你比我大多少了就是我哥了?”蓝河跟他们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着,离别也没了悲伤的气氛。 
 
彼时的少年意气风发,口头上便宜一点不让占,心里却没有什么怨言。他明白帮派掌门的用心,他向来是不争不抢的性子,帮派上下新老势力明争暗斗已是山雨欲来之势,放他游离在外便不用被卷入其中。何况蓝溪阁还承载着他二十年的时光与情感该要报答,就算让他去牺牲也在所不辞。 
 
他一去苏杭就是两三年,大概是因为天赐的一张正直端庄的好皮相,待人又温和有礼,他从没被人怀疑过,倒是跟这边的门派掌门相交甚好。他自己的性命安全无虞,可传回去的情报却逐渐没了答复。江湖上没有关于蓝溪阁遇到危机的只言片语,他便明白大概是内部出了什么事。他从前很庆幸自己不用卷入那些斗争,对着朝夕相处的师弟们拔刀相向,此时却恨身不在其中,焦急得只想从之前每次那一两个字的回信中抠出什么线索,却始终一无所获。 
 
直到那日他再收到蓝溪阁的密信,却是两封。一封内容委婉地以老掌门和几个与他交好的师兄弟的安全相挟,请他速速回到阁内,底下绕岸垂杨装腔作势的落款分外扎眼。另一封潦草而没有署名,内容却是一如既往的简洁,别回来。 
 
他怎么可能不回去?他匆匆处理完自己在那门派的身份,再一次站在蓝溪阁入口的道观前时,竟有恍若隔世之感。从前觉得蓝溪阁这个名号大概就是他所有的寄托,可是物是人非之后,他才明白这三个字远比不上那些儿时的教导、相处的时光、甚至临别的玩笑。本以为要漂泊一生凶多吉少的他还安然无事地站在这里,他所倚仗的那个坚实可靠的后盾却先一步四分五裂了。 
 
绕岸垂杨早在他离开走之前就与他针锋相对,此番夺了位之后还费尽心思要找他回来,目的也不外乎就是想要其他门派的情报,当然不可能是为了什么昔日手足之情。阁内的老一派势力早就被清洗一空,五大高手的地位和号召力早就一文不值,但他们作为门派核心经年累月和别的门派打交道的经验却是一时强取豪夺不走的。而蓝河几年游离在外的经历正好覆盖了他们了解的盲区,又在五大高手中算不得武功最高强,留下他实在是一个很正常的选择。 
 
于是当其他四人对外以修身养性成家立业归隐山林等理由被驱逐之后,蓝河的留下更是制造了一种自愿留下的假相,更显得更换掌门这么敏感的事情更合情合理了。 
 
蓝河当然不可能安心留下来,可他也不是一般的身手,再加上对蓝溪阁地形的熟悉,没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住? 
 
他还暗暗期待着这群人没什么打理门派事务经验的人忙碌起来,好露出个什么空当方便他逃跑。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财大气粗地找来了叶修。 
 
自己当时收到来信从兴欣跑回来已经颇有一点落荒而逃的意思了,现在不出几天,人家掌门就站在他面前,笑眯眯地说自己是被花钱请来保护他的。 
 
保护个屁。你就是来找我算账的。蓝河搭在腰间佩剑上的手握紧又松开,觉得这大概就是命。 
 
3
 
人鬼殊途,叶修作为黑无常掌管着众鬼行为,就是为了划清这道界限。与引导生者灵魂到地府的白无常叶秋不同,他遇上过的鬼或是痴情难了,或是为祸人间,总明白做错了事要就此被抓回地府受罪,不论凄厉凶恶,见到叶修先百般逃跑。此时他看着眼前的这鬼生得面目和善不像有恶意,见了自己也只是愣愣地看着,也挺意外:“……我这么可怕?吓得都不敢动了?” 
 
蓝河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人家看了这么久,尴尬地别过头去避开他的视线。叶修见他没有要躲闪的意思,便直接开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一直暗中接济生者,稍有不慎会引起他们命盘大乱。” 
 
“我不过是想偿清前世的罪孽罢了。”蓝河声音很低。 
 
“钱财之类倒是小事,可给挨饿的人送粮食救他们一命,已经算是改变因果了。” 
 
蓝河有些无奈地笑了,“倘若真有因果,早该在前世这些罪孽因我而起时就改变了吧?” 
 
“……你……”叶修看他不逃跑,只当是他无知,好言相劝几句就是,可没想到他竟是这般坚持的态度。于是语气也转而严肃起来,“你再这么胡作非为下去,要是真酿成大祸是要受罚的。” 
 
“你看过我的命盘了么?”蓝河伸出手摊在他面前。“我都要魂飞魄散了,我还怕受什么罚?” 
 
叶修把手掌附在上面一触,十分诧异,“你都要魂飞魄散了还折腾这些干什么?该去尽情享乐才是。” 
 
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这鬼魂究竟为什么要魂飞魄散。魂飞魄散可不是什么常见的事情,而且往往都是罪大恶极,修为又高,地府的判官们轻易奈何不了的鬼魂才会遭这种罪。刚才那一触,叶修却并感觉不到对方有多高的修为,而且所做之事虽有逾越人鬼之距,却跟罪大恶极扯不上关系。 
 
“我也不想魂飞魄散啊。”蓝河见叶修陷入沉思半晌,没有要放开他的手的意思,内心挣扎了许久,还是主动抽出来。再开口时声若蚊蚋,自己都不太相信的样子,“有人跟我说,我要是能偿清前世的罪孽,兴许……兴许就不用魂飞魄散了。” 
 
“不可能。”叶修知道这个答案残忍,却还是觉得让他早点认清现实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才好。“要是被判了魂飞魄散,就是神仙也难救。” 
 
“果真如此吗?”蓝河喃喃一句后却低下头再也没说话。他明白自己想留下来大概是痴人说梦,可既然还有一线生机,他当然要试试。 
 
他原来幻想着自己要是能够留下来,就再去找这人相认。他想过千万次,想到最终大概还是会魂飞魄散,也想过万一能留下来会面对一个不记得他或是不再爱他的叶修。 
 
只是没想到他的唯一一点希望竟然要这人来亲手打碎。 
 
4
 
叶修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实在很强,到了蓝溪阁以后每天依旧睡得安安稳稳。这天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跨出房门,就见树下那人怀中抱着剑,手里一卷倒拿的书,心思显然不在上面。 
 
蓝溪阁把两人安排在了门派深处的一个别院里,平日里就任蓝河读书练武,遇到要与其他门派来往的事情再由叶修陪着他去。蓝河心中怨恨,却也不想亲手葬送了蓝溪阁这个名号,自然不可能顶个不仁不义被人唾弃的名号也要在别的旁人面前揭短。 
 
搬进别院已经一月有余,蓝河依然心中郁结。他自然无法接受自己的昔日手足就这么被扫地出门,却也明白他们身手大概是真不如这些更年轻的人了。到了这个份上,另谋一条出路也算比死乞白赖来得姿态好看一些,可他却没被放过,不得不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这痛心又无奈的一切,都要怀疑这是不是绕岸垂杨公报私仇的法子。这别院僻静又鲜有外人,没了杂事干扰,蓝河更是全副心思都纠结在这上面了。 
 
“男子汉大丈夫要心胸宽广。哥教你点武功解解乏?”这别院在门派深处,想突破重围出入实属不易。叶修拿钱还不用办什么事儿,自然乐得清闲,倒是一点没介意这如同软禁般的形式。 
 
蓝河抬起头。日头正高,叶修的身影遮住了大半,只在发间漏出几缕光。叶修的身手他卧底的时候见得不算少,能跟着他习武也是旁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此时他却没有这个心情。他知道叶修记性不会差到忘记自己这个前些日子还在兴欣跟他谈笑风生的人。兴欣是个敞亮门派,拿钱替人办事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别的门遮遮掩掩互相算计的时候,人家明明白白地什么都摆出来,外人却也总是摸不着门道。叶修这一番亲自来给蓝溪阁打工的举动也是。人家坦坦荡荡地站在他面前了,更让他看不明白了。兴许是蓝溪阁想着找了兴欣的人就不用再顾忌自己曾经的卧底身份,方便出面与其他门派交际。可又或许是自己早在兴欣的时候身份就败露了呢?那叶修大概就是特地来寻仇的了。 
 
“你武功这么厉害?那你要不带我出去?”蓝河拿不准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话也回得没有一点逻辑。 
 
“你想去哪?你出去了有地方可去吗?”叶修听了这没头没脑的一句也被逗笑了。 
 
蓝河果真无话可说。他心里本来就很乱,自己从兴欣离开的时候心中焦急,自然不可能事事考虑周全,自己回来了之后怎么再脱身,这就是一件没有计划过的事。两人者原本是玩笑般的一问一答,却让他明白,他除了留在这里以外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更别说躲避蓝溪阁随后的追捕了。 
 
“哟,你还真开始好好考虑了?”叶修饶有兴致地俯下身揉乱他原本整整齐齐束好的水蓝色长发“别想了,我可是很有职业操守的,都收了钱说要看住你了,再带你逃走岂不是自砸招牌?” 
 
蓝河心中对他尚有防备,这突然的接触让他条件反射般蹭地拔剑横在身前,往前一步就要架上叶修的脖颈,却被叶修更快地徒手扼住手腕,同时侧身一让,蓝河重心不稳,往前一个踉跄,又被他好心拉住。 
 
“怎么样?要不要我教教你?看你还有点儿资质就不收费了。”叶修也没介意他这举动,还是方才的调笑的神色。 
 
只是有点儿资质?你哥哥我可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虽然已经是曾经了。可他也明白自己这点功夫要真跟叶修比起来,那不过是三脚猫功夫。他便只好悻悻地嘟囔道,“你是挺厉害,可也不是剑客啊,就不麻烦你了……”说罢想把剑收回来,无奈叶修抓住他的手腕不放。 
 
“不是剑客?”叶修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拉近,贴在他的耳边,看他耳根瞬间通红,“蓝河大大不给我个机会试试?” 
 
“我……我进屋找把剑!”蓝河慌忙地用力挣开,头也不回地跑了。 
 
他原本还挺介意叶修这一行的目的,经过这一通打闹反倒卸下了心里的防备。特地找来的还是正好碰上的有什么区别吗?以他们两人的武力差距,叶修要哪天真一时兴起打算杀他了,他根本无力反抗。以后两人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距离,真要天天提高警惕防着,只怕人家还没动手他就先神经衰弱了。 
 
5
 
“你该庆幸你做的事情没有酿成过什么严重的后果。”叶修暗暗地叹了气,他不是来闲谈或者哀悼的,气氛压抑,却也不得不开口说正事。如果说生死于尚在现世的人来说是个沉重的话题,魂飞魄散于鬼亦如是。“我不是来抓你的,你要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去完成吧。过往已经不重要,不要再做这些没有用的事情了。” 
 
过往已经不重要。蓝河很清楚这句话是眼前的人站在黑无常的立场上说出的,可是他却无法抑制地因为说话的人是叶修而感到心痛。过往的记忆早在成为黑无常的时候就一并抹去了,对于叶修而言确实不重要,甚至还是他公正履行职责的绊脚石。可自己却还苦苦地挣扎在他们两人的过往里,并即将为此消逝了。 
 
他的心愿就是叶修能好好地留存于这世上,但如今他心里最大的安慰就是幸好叶修没有想起他,怎么可能再说出口? 
 
这大概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心愿得偿了吧?如果说真还有什么事情想做,便是把这些从叶修身上背负过来的罪孽都偿还清楚。他不懂这些因果轮回的事情,只怕自己魂飞魄散后叶修又要背负回去。蓝河整理情绪许久,抬起头时又换上了之前的轻快语气。“我的心愿还是能把这些偿清。” 
 
叶修第一次感觉这么头疼。以往碰到这么不配合的鬼魂已经二话不说直接动手了,可他这回总觉得整件事情处处都透着蹊跷。是不同寻常的执念?是直直看着自己的眼神和强颜欢笑的表情?还是明明修为不高没做坏事却背负的魂飞魄散的判决?他见过厉鬼杀人饮血,见过冤魂哭天抢地,可他觉得眼前这鬼绝不像表面看上去这样简单,而他应该去查清背后的隐情。 
 
于是他松口了:“行,我跟着你。” 
 
他看见蓝河不敢相信似的蓦地瞪大了眼睛,“都是很小的事情,不麻烦了吧……我不会打轮回因果的,真的……” 
 
“你说了不算,我亲自看着比较放心。”说罢叶修已经转身跨出门口,回头道,“走吧,要去哪?” 
 
蓝河迟疑了一会儿,见叶修还真的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就站在门口等着他出来。月光很明亮,门前清晰的身影裹挟着往事在脑中轰鸣,瞬间让他的理智溃不成军。要是不想让叶修起疑调查自己,大大方方的态度或许更合适吧?他像一个老实却贪心的人,努力地终于找到理由去摘一朵带毒的花,而叶修想起他来的可能性是那花枝上大大小小的刺。理智道这花摘了便是两败俱伤,他却执迷不悟地贪恋这藏在其间的短暂相处。魂飞魄散之前还有最爱的人作陪,实在是这世界最大的恩赐了。 
 
他抱着那清理干净的一箱子宝物跟上去,“走吧,我们下山。” 
 
山下农户的小院子里,叶修看他小心翼翼地把宝箱虚掩在一堆柴草之后。明日农户早起劈柴,一翻动大概就能看见。 
 
这仔细的举动引得叶修也有些好奇:“他是你什么人?” 
 
“非要说的话,大概是仇人吧。”蓝河说起这事已经没有当时的恨意,“但是因我而死,也算是我的罪孽了。” 
 
远离世事的黑无常心中久违地有了一丝触动。对仇人尚且如此贴心,他的爱人该是很幸福吧? 
 

后文链接

评论(2)
热度(29)

© -VIOL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