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 | 同桌的你

#毕业快乐! 

#乖乖蓝x皮皮叶 

#镜像人设戳这里:乖乖叶x皮皮蓝


1
 
夏日的蝉鸣被隔绝在窗外,飞扬的粉笔灰里,光也有了体积。繁复的推导过程和数学老师絮絮叨叨的话,一同构成了最好的催眠曲。 
 
叶修此时正坐在最后一排,心不在焉地看着黑板打哈欠。头一歪,就懒懒地靠在了同桌蓝河的肩膀上。这样的动作蓝河也早已习惯,只是肩膀歪了一下,丝毫没有停下他飞快抄着笔记的手。 
 
“昨晚又出去通宵打游戏了?”蓝河翻过一页五三,逮着台上老师讲完一题的间隙,侧头小声问他。 
 
“是啊。”叶修答得含含糊糊,好像就要睡着。 
 
叶修自从上了高三之后就逃课逃的理直气壮的,早上装模作样地来睡几节课,然后翻墙溜到网吧待上一天,晚上回到宿舍混过查寝,往往刚一查完又溜走了。蓝河这种作息规律的好学生好像就跟他没了交集,两人又是同桌又是一个宿舍,竟然常常一连好几天说不上几句有营养的话。 
 
不在就不在吧。蓝河想着。只是有那么一些时候,突然觉得旁边的座位空空的,心里好像也有点空。比如课间趴着小憩没人叫他醒来题已经讲一半了的时候;比如这周从家里带来的零食还满满当当一点儿都没被摸走的时候;比如转过头想吐槽这道题明明很简单却计算量超大出题人真无聊的时候。 
 
比如现在。蓝河下午放学之后在自习室多刷了一会儿题,走到食堂的时候剩下的尽是些他不太想吃的菜了。索性在小卖部买了碗泡面就匆匆回到教室,刚盛上开水晚自习的铃声就响了。这会儿蓝河偷偷端起藏在抽屉里的泡面吸溜两口,泡面还冒着热气,却已经有些泡得太软。水大概也放得多了,整碗面索然无味。 
 
他突然就很怀念叶修那精湛的泡面手艺了。 
 
这个口味水要放得少一点那个口味水要放得多一点,每一种味道都正正好好。连时间都掐的十分精准,总是催促他赶紧吃。 
 
“不就泡个面嘛,着什么急,等我把这个算完。”那时的蓝河头也没抬,生怕自己算了一半的式子淹没在草稿纸堆里再也找不到。 
 
“你不吃我就先帮你尝尝吧。”叶修见他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毫不客气地吃上了。 
 
等蓝河焦头烂额地终于算完题,回头一看叶修这吃的居然是他的。“你自己不也有吗还吃我的?”说罢就要抢回来。 
 
“你的好吃啊。”叶修抢了两下最后还是还给他。 
 
蓝河狐疑地看了看泡面桶,“这不就是你昨天吃的口味吗?” 
 
“那可不一样,你这碗可是倾注了哥毕生泡面功力……” 
 
这种早就吃得腻味的东西,大概就是跟这个泡个面也能吹出花来的人你一口我一口地抢着才觉得好吃吧。 
 
2
 
蓝河倒掉剩下的半碗泡面之后,一整个晚自习饿得再没有心思做题,索性找班主任请了假说今晚要回家。 
 
他办完手续签好假条走出校门迷茫了一会儿,最后看了看表估摸着是平时查寝的时间了,径直绕到了宿舍楼后面那比别处矮一截的墙头。他曾经有一次回宿舍在楼下撸猫时恰好看见叶修从这里熟练地翻进来,估摸着他今天查完寝也是会路过的。蓝河这会有空了发着呆,也有点讶异自己居然就因为觉得自己泡面不好吃请假溜出来了,而且也并没有打算回家。不得不说,像他这种好学生第一次干这种事情还觉得挺新鲜挺自豪。 
 
然而这种自豪感维持了不到十分钟就被叶修那个视墙若无物的娴熟姿态给比下去了。 
 
叶修看见他还挺惊讶:“你不是不舒服请假回家了吗?怎么在这?” 
 
蓝河没想到他这都知道了,大概是回宿舍没见到自己问了别人。他总不能说想吃你泡的面了在这蹲你呢,于是故作轻松道:“过两天有个自招的材料要交,来不及了得去网吧写了。这不是没去过不知道路吗,大佬带带我啊。” 
 
叶修暗笑。听着他那明明是想开玩笑却紧张得几乎是棒读的语调,心想你可拉倒吧这点事儿在哪干不行怕不是想哥了。话就要说出口,却听到蓝河的肚子清晰地咕了一声。 
 
“……而且也有点饿。”蓝河慌乱地解释。 
 
蓝河这一瞬间慌张带着点示弱般的神色击穿了叶修的心脏,原本好整以暇想逗他的心情顿时泄了气。他用力地一把勾过蓝河的肩,“走啊,哥带你去吃宵夜。” 
 
3
 
粥被盛在四周烧得焦黑的砂锅里端上来的时候还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泡,薄而雪白的鱼片带着一线银黑色的鱼皮,裹着葱花上下翻滚。 
 
叶修自认为是个有道德有良知的人,当然不可能再带着好不容易从学校溜出来一次的蓝河吃泡面,于是他们来到了网吧附近的一个大排档。叶修自己来的次数也不多,再加上他即使是在G省长大的,但毕竟是北方人,没有形成对粥的什么爱好,自然从来没有主动点过。但此时看见与平时一盆或是一碗形式截然不同的砂锅粥也觉得挺感兴趣。 
 
蓝河看他很想吃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就要了个小碗给他盛了一碗。自己用勺子划拉着锅中剩下的一半,总觉得好像比别处的好吃。 
 
“知道自己要以后干什么真好啊。”大排档果真是一个适合谈人生的地方,蓝河看着嘈杂的人群,少有地从堆积如山的作业和上上下下的分数中抽离出来,心生感慨。 
 
作为叶修的好友,他天天看着叶修逃课打游戏,却也从没有劝说过。他知道叶修想要成为一个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有很高的天赋,也在为此而努力着。这也许不是一条所有人都认为正确的道路,却大概更适合他。对比一下每天都认认真真学习却没有清晰未来规划的自己,他不免挺羡慕。 
 
“我觉得不知道要干什么也挺好的呀。”叶修不像在安慰他,神情语气都十分诚恳。 
 
“怎么好了?” 
 
“唔,大概是能随遇而安,活得更轻松快乐吧。”叶修把一勺粥送进嘴里,含着勺子看着蓝河,眼里满是笑意。 
 
4
 
两人吃饱喝足走到网吧前台,蓝河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带身份证,好在叶修也算是天天都来了,老板也没拦着就放他们进去了。 
 
叶修特地找了两个无烟区的位置,只见蓝河一坐下还真就一本正经地打开了空白文档。 
 
“你还真是来干正事儿的?”叶修看着他在一网吧打游戏的人中显得鹤立鸡群,不禁觉得滑稽。 
 
“那当然!”蓝河还挺骄傲。可实际上叶修盯着他屏幕这会儿他紧张得连个标题都没打出来。 
 
叶修当然也发现了,干脆地扭头刷卡登游戏去了,“不看你了,你加油吧。” 
 
蓝河偷偷瞟一眼见他真戴上耳机开始专心玩游戏了,心里又有点失望,心不在焉地写了几行字,林林总总地介绍完自己都拿过什么奖项有过什么成绩。到后来觉得也没什么好写的了,就开始频繁地偷瞄叶修在干什么,瞄着瞄着就盯着叶修的屏幕看了起来。哇这一套技能好几把酷炫我都想换职业了,这什么怪啊我好像还没打过过长得也太丑了……蓝河毕竟不是个书呆子,当然不会错过这款似乎身边所有人都在玩的游戏。可他只是周末玩玩,操作比起叶修来可就差远了,甚至角色都还没有满级。 
 
叶修麻溜地打出最后一击结束了副本,转头一看蓝河正呆呆地看着他打游戏,哭笑不得地摘下耳机:“蓝河大大,你不是在认真的干正事儿吗?” 
 
“我觉得写得差不多了啊。”蓝河理直气壮。 
 
叶修看了一眼那不到半页纸的自我介绍也觉得挺满意,料定他上学肯定没带账号卡,起身伸个懒腰道:“那你玩会儿?” 
 
蓝河也没拒绝,坐到了他的位置上。拿着一个既不是自己职业又不是自己等级的角色十分心虚,不敢去组队打副本,只好点开了竞技场。 
 
蓝河本来自己角色的技能都没学全,叶修这个满级角色的各种技能更是看的他一脸懵逼。叶修就撑着个脑袋坐在蓝河原来的位置上看着,原本还时不时提醒他还打什么连招该用什么技能,最后干脆直接告诉他要按什么键了。 
 
“我根本没有任何游戏体验好吧!”蓝河被叶修盯得连简单地按键都很僵硬,在竞技场被血虐三把之后深受打击。 
 
“你这不是刚玩儿吗,等你练到这个等级了拿着自己的角色肯定玩得比他们好。” 
 
叶修这话并不像是随便说说,那十分认真的眼神让他都不禁有点期待下一句就要被夸有天赋了,心里还挺高兴。 
 
“毕竟有我指导你嘛。”叶修这话说出来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 
 
“滚滚滚!”蓝河惨遭泼凉水,却发现确实找不到什么理由反驳,气愤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叶修嬉笑着说我说的是事实嘛,坐下的时候竞技场房间已经排进来一个对手。叶修也没介意,直接点了准备就要开打。 
 
蓝河看他开场十秒已经打掉对面四分之一的血量,不禁出神。叶修飞快地转过头见他正看着,把靠蓝河那一侧的耳机歪歪的撇到耳后。 
 
“你刚说话了吗?” 
 
“啊?没啊……”蓝河很迷茫。 
 
一边耳机声音附在耳后声音小了还是略微影响到了他的判断,叶修却也没有把耳机重新戴好,生怕错过蓝河说什么话。在角色向右转着视角却没有发现左边来的一下攻击之后,叶修再没给对面这样的机会,抓住直接一顿揍到了血量归零。 
 
“怎么了?操作太风骚你看傻了?”叶修终于腾出手来在他面前晃了几下。“这么想看以后我去打比赛了每场都送你门票啊。” 
 
蓝河一愣,方才意识到自己从打完那几场以来的失落感大概是源于叶修和自己在竞技场水平的巨大反差。自己好像已经要离他越来越远了,等他将来踏入职业联赛的那一天,自己真的就只能在场下当千万观众中的一个了吗?最后只是勉强地笑着说行啊行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叶修想他上了一天课也该是很累了,便没叫醒他,只是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他身上。他一字一句地看过蓝河那根本没写几行的材料,又认认真真地打量他有些疲倦的睡颜。蓝河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大概会跟自己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吧。看着电脑未保存的提示,他把材料存好往蓝河的邮箱里发了一份。 
 
5
 
“不是,你到底干什么了?为什么你填个志愿大家都来找我麻烦?”叶修本来该是被家长老师都放生了的,到了开始填志愿的这一天却收到了许多不甚友好的问候,而且还不是因为他自己。他连蓝河考了多少分都没问,怎么就锅都背上了? 
 
“你别听他们瞎说,我填的就挺正常的啊。”蓝河还心虚地不想让他知道。 
 
“蓝河大大,班主任都要提着刀来质问我为什么祸害你了,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叶修作为唯一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此时心情真的特别无奈。 
 
“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蓝河自暴自弃地接着说下去,“以后你要是去打职业比赛了,我不想只是坐在场下当个观众,我想在赛场边上跟你站在一起。” 
 
叶修怔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哑然失笑:“就这么把人生大事托付给我了?” 
 
“对啊,就这么把人生大事托付给你了,你可要好好打啊,别在我毕业之前就退役了。” 
 
这天没有风,暑气蒸腾得空间都看起来弯弯曲曲,那人的回答却清晰入耳。 
 
“是是是,我会对你负责的,你放心。” 


Fin.


———————————————————————


秋千千那篇巨可爱!希望大家都能看看!我全程姨母笑!

评论
热度(65)

© -VIOL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