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 | 百年好合 | 金斧头和银斧头后续

论文写不出来叶蓝的脑洞倒是一套一套的

某天晚上睡前的胡思乱想

真希望他们能永永远远在一起啊

是甜甜的糖呀

前文点我

 

1

 

叶修走了之后,依他的遗愿,骨灰放进了河里。

 

蓝河当然不愿意他的骨灰就这样随着水流漂走,很是小心地找了个封口严实的盒子装起来,跟叶修这些年上供给他的小木船放在一起。

 

小木船雕得一个比一个好,从最初歪歪扭扭堪堪能浮起来的一个弧面,到后来越来越有模有样,最后的几只甚至在侧面雕刻了各式花纹,十分精美。

 

一年一个,几乎要堆满了蓝河那个藏在水底的小宝库。他从前跟叶修这么抱怨的时候,叶修大笑着说自己雕得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早该扔了,“来年哥给你做个更好看的。”说着温柔地亲过他的眉眼。

 

叶修依着诺言做了,可他最后却一个也没有舍得扔。

 

他跟叶修在一起的这几十年称得上是平淡无奇。叶修耐心地教他生火做饭,笑着看他在火苗升腾的那一刻惊慌得控制不住法术又把火给浇灭;拉着他的手下山去逛城镇的市集,给他买遍摊子上所有令人垂涎的零食糕点;好说歹说让他住进了自己的房子,一起在每个窗外电闪雷鸣的夜晚相拥而眠。

 

他们享遍世上最平凡的美味佳肴,也尝过人间最炽烈的情欲翻滚,只是人类短暂的生命终究敌不过时间。

 

比起其他神仙的年龄,蓝河几十年前刚遇上叶修的时候不过是个懵懵懂懂就被调戏了去的孩子,却在还未经历沧海桑田能看淡世事之前就坠入爱河,也因此承受了太过没有准备的痛苦。这大概是一种不幸。

 

百年,对于神仙来说本该只是笑谈中的一壶酒,雨后撇下的一抹虹,穿堂而过的一阵风。

 

可是却是蓝河迄今为止的生命的一小半。

 

2

 

蓝河企图在叶修在人世的最后一段时间里,用自己浅薄的修为逆天改命,却被他严辞拒绝。

 

“你们神仙不是很厉害的吗?那就等我下一世再来找我吧。”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早已没了当年战场上的意气风发,没了最初相遇时的自由散漫,他无力地倚靠在床头,只剩下满腔的温柔和弯弯的眉眼。

 

在那之后蓝河求遍了好友,说遍了人情,终于得了去地府一窥生死簿的机会,却被告知查无此人。蓝河再三确认,最后几乎听不见陪他一同前来的好友安慰的话,一个人回到了那个修修补补却不免日渐破败的小房子。

 

“蓝河大大可得抓点儿紧啊。下一世我肯定不记得你了,要是你来晚了我找了女孩子成亲了,看你怎么办。”

 

明明叶修打趣着自己的场景还宛如昨日,此刻蓝河却是已经彻彻底底地失去他了。

 

3

 

此刻的天界却是热闹非凡。

 

叶修站在天界的入口,人间的经历宛如一场短暂的梦。可是就像每个长梦醒来的清晨,他越是努力的想抓住一星半点的细节,那些记忆却像手中的沙,更加飞快地溜走了。

 

斗神下凡历劫回来,在人间百年不仅没有添什么乱子,反而还平定了两场战乱,可谓功劳显赫,就连天帝也笑眯眯地亲自出来迎接。这之后便是敲锣打鼓的欢迎和歌舞升平的宴席,天帝一高兴,连珍贵的琼浆玉液也不藏着了,叶修饶是平日里滴酒不沾也不敢抚了这个面子。

 

叶修心事重重,没喝几杯便直接开口问道:“我在人间的记忆,有没有什么办法想起来?”

 

天帝显然是喝到了兴头上,只当他是随口一问,哈哈一笑道:“这种东西吧,过去了就过去了,有什么好在意的。你还想去跳个往生崖一看究竟不成?”

 

往生崖下被封印的轮回镜么?叶修握着杯子的手指紧了紧。最后也是笑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还真想去看看。”

 

两人这之后没几杯便醉的不省人事。天帝醒来时想起他这句话却是背后一凉,赶紧把喻文州召开交代了几句。

 

4

 

叶修本来就不胜酒力,再加上人间历劫的一遭消耗,这一睡便过去了三天三夜。

 

他又做了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个模糊的人影,有着温和而难以分辨的声音,一开始笑他不会喝酒这么快便醉了,后来见他真醉了又开始担心他难受不难受。那人的手一下一下地抚着他的背想让他睡得更安稳,这个梦太过真实,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双手的触感,湿润又冰凉。

 

“……蓝……”梦中的他要叫那人的名字。他本来就要陷入这温情里,却下意识地集中精力想要捕捉这个或许能够找回记忆的线索,就因此醒了。

 

他人还坐在床上思绪沉浸在梦中,喻文州却像是料定了他这时要醒,侍从进来传话说人已经在外面候着了。

 

“哎叶秋你这人怎么这样一回来就想搞事情啊我在这拦着呢没门儿!”黄少天见面先劈头盖脸地吵吵开了。

 

叶修还带着点宿醉的头疼,十分迷茫,“搞什么事情?”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冯都跟我们说了!听说你要去跳往生崖?你说你这日子过得好好的跳什么往生崖呀!你当是蹦极呢?”

 

“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叶修只一句话就把黄少天噎住。

 

“前辈是想记起在人间的记忆吧?”喻文州显然才是真来劝他的。“可是我们本来就不在人世轮回之中,轮回镜里也看不到自己过去的经历。原本大概还能寄希望于看看这一世身边的人的经历,但是依前辈现在的状态,怕是连对方姓氏名谁都不记得了吧?要是真跳了,也只是白遭一份重罚罢了。”

 

叶修想起那个梦,心里不由一紧。他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总不可能摆出落寞的神色让他们瞧见,便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嘲讽嘴脸:“两位水神这么有空还管我呢?东土的水灾平了?”

 

可他不说就没人看出来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当初各自掌管东西两片水源,本不该有交集,也是直到一同下凡历劫时才产生了感情。在天界日子一天天不慌不忙地流过,活过千万岁之后,再也难有意外和惊喜,心中那一星半点的火苗,在望不到尽头的岁月里几经蹉跎,也往往熄灭。人间却是另一番景象,日子不过紧巴巴的不到百年,相守一生也太过短暂。都说人间是多情的好地方,连神仙都要到了下凡一趟才懂得情爱与珍惜。

 

“这你就不厚道了吧!我们是好心来安慰你的!你真要跳就快去,我这就去找人来给你加油鼓劲!”

 

“前辈不过是太想念人间。”喻文州倒是挺理解,朝黄少天使了个眼色,“少天过几天要到人间祭祀水神的大典走一趟,前辈要是有兴趣可以一同前去。”

 

叶修向来不喜这种抛头露面的热闹场合,自然是不想去。

 

“走嘛走嘛走嘛人间可好玩儿了!还有很多好吃的!哎话说回来你要是看到一些你在人间见过的东西说不定就触景生情把那些事情都想起来了呢?不考虑考虑吗?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哦!”黄少天见好友一生戎马,这一遭怕是终于红鸾星动,也收回了鼓动叶修去跳往生崖的玩笑话。

 

人虽然聒噪了点,话却是有理的。叶修几乎已经断定他醉酒时所做的并不是梦,是一段相似场景中的记忆。他嘴上没有答应,心里却有些动摇,盘算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该去走走。

 

哪知这日以后黄少天便总找上门来硬是要拉着他去逛一逛,叶修一天天的被吵得头疼,传了信让喻文州管管。可对方甚至都不是本人回的信,只是自动回复般的说在忙。

 

这他忙可是自己提的,这回算是被堵了个结实。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一同前去。大典宴会人多,等黄少天拉着别人叨叨上,他就找个清静的地方吃吃喝喝也是好的,至少分散一下现在耳朵的压力。

 

5

 

“这人要是不在生死簿上啊,那大概只能有两种可能。”

 

蓝河的一群好友仗义,几年前看他从地府回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这些年来一直轮着来看他,还变着法儿地想逗他开心。此时笔言飞跟他坐在河岸边的树荫下,每人手里捧着一牙西瓜。笔言飞在唾沫横飞地分析着,蓝河就一边吃一边安静地听。

 

“一种呢是这人干了什么坏事被天雷打得魂飞魄散了。你那相好生前干过什么坏事没有?”

 

蓝河不很确定地摇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

 

蓝河无奈:“我哪儿知道啊!我又不是天天跟着人家。但是他人挺好的,应该没有吧。”

 

“人家都快把你当保姆使唤了还人好?”

 

“……滚滚滚!你还能不能聊天了?”蓝河面子薄,被他一戳穿就是恼羞成怒地要翻白眼。

 

“别别别!我还没分析完呢!另一种可能就是这人压根不是人类。”

 

蓝河怔愣了一下,“你是说他可能还没死?”

 

“这我就不知道了。”笔言飞吃完一块瓜,拍拍他的肩膀,顺势把手上的西瓜汁也抹在他衣服上了。“我说老蓝啊,你就别想了!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吃了我的瓜,忘了那个他!”

 

蓝河噗地笑出来,一口西瓜籽喷在他脸上。

 

“哎真不容易,你总算是笑了。”笔言飞嫌弃又无奈,摘下脸上的西瓜籽,“话说回来,你是真不打算去今年的祭祀大典了?”

 

蓝河这次摇头摇得十分坚决。

 

“我知道你跟绕岸垂杨不对付。可是黄少天也会来啊!你找了个相好连黄少都不喜欢了吗!”

 

蓝河被他这么一提,忽然就很动摇了。祭祀大典实际上是是人类的盛会,人类聚集在岸边敲锣打鼓赛龙舟,向河中送上各种祭品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而各路河神水神雨神们便在河底的宫殿中相聚一堂。百年前他第一次参加祭典便迷了路,从来没见过人群挤挤挨挨的他慌得不知所措。当时他一回头,黄少天沐浴着光芒踏着云彩降落在河流的一处,那是他第一次看见住在天上的神仙下凡,一好奇便往那边寻去,这才找到了其他河神。也算是间接的被救了一命吧,他由此心生向往,觉得黄少天真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神。

 

“错过了这一次可就要再等一百年了老蓝,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见蓝河有些犹豫了,笔言飞觉得有戏,继续添油加醋。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天界水神自然是有许多正经的事情要忙,因此只有在每百年一度的最盛大祭典中才会出现。要是什么聚会都来,就是每天从早到晚地来回奔波也赴不完宴。

 

只见蓝河迅速收拾好一地瓜皮,正色道:“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6

 

“这条河叫蓝溪河?”叶修念着这个黄少天告诉他的名字,觉得莫名的熟悉。

 

“对呀对呀,这是西边最大的河了,怎么样很厉害吧!我跟你说这里的河神都很可爱的,都是我的超级粉丝!”

 

“挺宽的。”叶修附和得敷衍,思绪却已经飘远。蓝溪河……河神……自己下凡历劫时难不成是在蓝溪河被淹死的?模糊记忆中的那人,蓝是与蓝溪河有关么?

 

黄少天一路叨叨着,却是已经把叶修带进了举行宴会的宫殿。

 

笔言飞和蓝河这也是刚到不久,就被抱着大包小包贺礼的入夜寒招呼走了,“二笔和老蓝来了?快来帮忙,我们这人手不够了。”

 

这俩河神也是挺苦逼,千里迢迢来到还没来得及坐下休息一会儿便又开始帮着忙上忙下了。但也没办法,来赴宴的神仙哪个修为不比他们这些小河神高?自然是不可能使唤他们。再加上这次宴会就设在自家河底的蓝溪阁,出了什么岔子也是丢自己的面子,当然得帮忙。

 

“老蓝,你说你上次是怎么迷的路啊?我们找了好久……”此时他们正一边聊天一边守着门口的迎宾台招待着宾客,给来人磨墨递笔,让他们在长卷上留下墨宝。

 

叶修听见这一句,忽然上前想看看那个被叫老蓝的是谁,却正好撞上前面一群端着杯盏碗碟路过水妖侍女。眼看碗碟碎了一地,蓝河赶紧到一边去找人来收拾。

 

“叶秋你干嘛呢,看人家漂亮就上去碰瓷啊?走走走宴会快开始了,这儿挺复杂的你一会儿可别丢了。”黄少天怕叶修走丢,赶紧把他从一大群漂亮小姐姐里拉出来。

 

蓝河听见这个相似的名字也怔住了,停下了脚步往刚刚那处张望,却只看见一群水妖乱哄哄的挤在那里嬉笑怒骂。

 

“老蓝你发什么呆呢,听见黄少说话就跟丢了魂儿似的。”笔言飞看着这一地狼藉得赶紧处理,又看蓝河走了一半又停下了,赶紧喊他。

 

他不说蓝河根本没有意识到说话的是黄少天。只是那个名字……那个名字的背后,会是那个人吗?

 

蓝河还在胡思乱想着,回到迎宾台时那两人却早就进去了。他急忙在长卷中寻找那个名字,一下就看见了笔画华丽的夜雨声烦,旁边是一个写得十分朴素不算好看的一叶之秋。是的,一笔一画的正是秋字。蓝河有些失落,接下来笔言飞跟他说话也是心不在焉。

 

两人等到来宾基本到场宴会开始才进了主殿,大家围坐在一条长桌旁,此时已经只剩下离主座较远的下等宾座了。两人本身修为不高年龄不长,也不介意,匆匆就近找了空位坐下了。

 

7

 

宾客们自然都是围着黄少天和他带来的叶修搭话的。他们两人就坐在主座之上,春易老在次一座。绕岸垂杨倒是来得早又借了口没去帮忙,明明辈分也不到,却抢了个十分靠前的位置。

 

众人先是纷纷围着黄少天问候了喻文州怎么没来,而后兴趣都集中在第一次出现的叶修身上了。黄少天这一跟众人介绍完他,他找个清静角落吃吃喝喝的计划算是彻底黄了。

 

“你是斗神?”前面的绕岸垂杨很是激动,拍着桌子大声嚷嚷,“我叫绕岸垂杨,不知道斗神大人愿不愿意赏脸跟我比试一下?”

 

蓝河听到绕岸垂杨这不自量力的的话也是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这一眼却看呆了。黄少天身旁的主座上,这位斗神大人历劫回去显然已经变了个样子,眉目更加英气凌厉,发型和着装也显然经过精心打理。可他就是烧成灰蓝河也觉得与旁边的那一抔不同,只这一眼他就认出来这就是叶修。他还活着?蓝河这一刻已经看不见别的东西,他眼中的世界仿佛有一盏聚光灯,穿越前方的重重人海,穿越自己苦苦寻找着他的踪迹的过去,打在叶修身上。

 

叶修遇到这种挑事的很少理会。可绕岸垂杨这个名字却让他有种熟悉而又厌恶感觉。他脑中闪过那人蹙起的眉头,闪过那人轻声的抱怨,便也能推断一二了。绕岸垂杨是吗?这人嚣张跋扈的样子,是该好好教训教训了。

 

“行啊。”他笑眯眯地答应了,还不忘调笑一句。“你说你们这些本该温温和和的水神一脉天天喊打喊杀的,就是跟黄少天学坏了吧?”

 

众人都配合地哈哈大笑起来。黄少天本来要开口阻止的,听到这话也调转了矛头:“叶秋你居然挑拨我跟我粉丝们的感情!要不是今天岸边人太多我一出手就要出大事了我今天就教教你我们蓝雨一族的剑怎么挥!看剑看剑看剑!”

 

蓝河远远地看着他们开着玩笑,想着神仙大概是不会记得自己在人世历劫的经历的,毕竟这对于神仙来说只是修行中的一个任务,过了就过了,谁还特地去回忆呢?叶修的挑眉眨眼都还是熟悉的感觉,只是再没有了看向他时的专注和温柔。真好啊,他还活着。听传闻说是个天帝都惧他三分的神仙。

 

可是跟自己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8

 

蓝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竟这么长时间一瞬不瞬地盯着叶修看。

 

叶修在团团包围下走到门口要和绕岸垂杨比试时,终于注意到这灼灼的目光。叶修城墙厚的脸皮,此时却被看得有些心痒痒,他开口戏谑:“这位小朋友怎么一直盯着哥看,是爱上哥了?”

 

众人听了这话纷纷看笑话似的看向他。蓝河这才惊醒,一时间惊慌失措,羞愤得红了脸,“……不……不好意思,我在发呆,打扰各位大人了。”说着起身快步离开了大殿。

 

叶修也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慌张的表情和羞红的脸,忽然很多记忆的片段像河水般汩汩流过。他说我是这条河的河神已经一百多岁了,他说你做的小船可真丑啊,他说我不想当神仙了只想跟你一起能多待几年是几年。

 

叶修想追出去,只是身边看热闹的人都等着看他跟绕岸垂杨比试呢,一时间竟走不掉。他心有不耐,绕岸垂杨刚一出手他便一套法术把他打翻在地,略带歉意地留下了天界上等的膏药便往后花园追去了。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为什么还是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如此动心?蓝河无头苍蝇般的转悠了几圈冷静下来,准备立马回家。可思前想后却还是觉得得跟自己那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劝来的好友道个别,便慢吞吞地往回走去。

 

通往大殿的路口等着一个人影,只是看到那熟悉轮廓蓝河就在自己有意识之前开了口:“叶修?”

 

叶修看着他,蓝河呼唤他的声音与遥远的记忆重合,久违的湿湿软软的感情涌上心头。

 

“蓝河,我忘记了很多事情,可是我一直都在找你。”叶修低声说。“我也不记得回家的路了,不知道河神大人愿不愿意带着我一起走?”

 

9

 

“我当年就是被黄少天那个话唠烦的才去参加那个宴会的。”叶修叼着一卷烟草坐在河边晒太阳,看着蓝河在河里扑腾着抓鱼。

 

“好巧啊,我是为了看黄少才去的。”蓝河就是想气他,一边说一边背对着叶修已经忍不住笑开了。

 

“你怎么喜欢他啊?他有什么好的?”叶修很是嫌弃。

 

蓝河眼睛亮亮地把当年第一次看见黄少天的场景描述得天花乱坠,说得叶修都开始怀疑自己对象的眼神。

 

“不就是变个云吗,我也会。”说着随手招来一片花花绿绿的云彩。“你看,还是彩色的,比他的厉害。”

 

蓝河看着这这大红大绿的俗气得不行的云,笑得整条河的水都在跟着一颤一颤,吓得鱼群四处乱窜。

 

叶修见状干脆跳进河里一把抱住他。“怎么样,考虑一下,喜欢喜欢我呗?”

 

“不喜欢不喜欢,鱼都让你给吓跑了。”

 

“你今年几岁了?”叶修忽然问。

 

“两百二十八岁,怎么了?”蓝河对上他专注的眼。

 

“没什么,只是我们好像认识刚好一百年了。”

 

他看着蓝河挂着水珠的睫毛,顿了顿接着说,“以后的每一个一百年,我都会陪着你。”

 

比起其他神仙的年龄,蓝河现在也不过是个懵懵懂懂就被调戏了去的孩子,却在还未经历沧海桑田能看淡世事之前就坠入爱河,也因此更有憧憬和勇气,再加上遇见了怀有同样感情的人。

 

这大概是一种幸运。

 


评论(15)
热度(94)

© -VIOL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