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 | 见习经理 | 06

建筑师叶x酒店客房部见习经理蓝
前文见tag
文笔差,有(特别多)私设,有ooc


06

叶修这是在……安慰他?

蓝河觉得脸烫得厉害,他只得不停地跟自己说这是因为喝多了。他庆幸他们现在不是面对面地站着,叶修看不见他又悲又喜变换的表情。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对于叶修的接触,他是完全不排斥的,可他同时又觉得这不对,所以一直努力的想让自己表现得更加正常。这时的正常反应该是怎么样的呢?他猛然想起自己刚才面对刘皓时无意识的举动,便立刻有了参照,对,就该是那样的。

本来叶修亲了这一下之后已经迅速捂住自己的脸做好了被痛打一顿的准备了,没想到等了半晌砸到脸上的拳头却是软软的没有一点力气。

蓝河这一拳让叶修心下了然,护住脸的手反手刚刚握住他的拳头,这时电梯门却叮地一下打开了。

蓝河手被突然握住,一慌,飞快的冲进去按下了关门的按钮,“我……我自己打个车回家就行不麻烦你送我了!”

“等等!”叶修伸手就要去拦正在关闭的电梯门。

蓝河一看他这动作,怕他手被夹到,又急忙按下开门的按钮。门咣地关到一半急停,随即又缓缓打开。

两人这一阵关门又开门之后皆是有些尴尬。果然还是自己太着急吓着他了?叶修想了想,他们才刚认识三天,自己想送他回家大概是被误认为某种暗示了吧。于是最后还是放下了手,“很晚了,你路上小心点,到家了给我发消息。”

蓝河急急地嗯一声,没等他再去按按钮,电梯门自动关上了。

蓝河回到家简短地给叶修发消息报了平安,发之前检查了好几遍,平时跟好友表情包刷屏的他这回甚至一个狗头都没敢带。

他很害怕自己不排斥不拒绝的态度让叶修误会自己是个很随便的人,更害怕再多几个这样的亲密动作,就要出卖自己疯狂跳动的心。倒不是害羞,只是他也不是情窦初开有点好感就想让全世界都知道的小孩子了,才认识几天就轻易地说喜欢,总是看着有些可笑。自己都不敢确定的事情,怎么能轻易让别人知道?

蓝河本来就喝得有些迷糊,想着想着便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所幸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还不太疼,他收拾收拾就要去上班了。路上胡思乱想着要是今天再遇到叶修该不该装作无事发生过,微信却收到了叶修的消息。

“今天有点事情提早退房走了,下次再来请你喝早茶:)”

蓝河手指抚过那个老土的颜文字,觉得倒是没有叶修平时笑起来那般嘲讽或狡黠的感觉。今天见不到他本来该松一口气,蓝河却有点失落,再加上又提起了喝早茶的事情,他不禁觉得果真是随口客套啊。

比起蓝河一夜睡的安稳,叶修几乎是一夜未眠。

平时晚睡的作息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今天意外遇上的刘皓。自己虽然一直表现得很平静,但跟蓝河说要给他报仇并不是玩笑,何况也不止是要报这一时之仇。如果让刘皓继续做这个项目,他和蓝河必然会有后续的接触。今天这事算是把梁子结下了,以后自己当然不可能时时在这守着,到时候刘皓这种老狐狸使点什么伎俩,是蓝河这种小朋友能随便看穿的吗?

他一阵烦躁,直接爬起来收拾好行李,天还没亮就出门打车,精确的估计好了早高峰的堵车时间,在九点的上班时间准时站在了蓝雨集团总部的门口。

“你好,我想找建筑部的喻工。”叶修礼貌地对前台笑笑。他也不担心他们不在,甲方建筑师嘛,即使有项目也大都是等着别人上门来找他们而不是整天自己往外跑的。

前台给建筑部打了电话询问,便带着叶修往里走。别的部门的人都刚坐下各自扯着家常,几乎没人注意到他。可刚一进建筑部的门,众人都有些意外。毕竟是从前经常合作的人,除了一个新来的员工,其他人对他都不面生。

黄少天更是直接喊出了声:“我靠,叶秋?不是吧?你怎么来了你这几个月都去哪儿了我们还以为你死了呢你怎么……”

“少天,你去看看有没有空着的小会议室吧。”喻文州倒是表现的很平静,及时开口阻止了黄少天骚扰其他人办公,随即走上前迎过叶修,“前辈,我们去会议室聊吧?”

会议室的门才一关上,黄少天又嚷嚷开了,“哎哎哎叶秋你别不理我啊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你现在在哪儿混呢你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一不干给我们造成了多大的麻烦吗你能不能赶紧回来……”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叶修听了这么多年了也还是被吵的脑壳疼。“我还在H市,在嘉世的马路对面一个原来做效果图的小公司……”

“我靠你怎么这么堕落啊为了混口饭吃居然还去做效果图……”黄少天嘴上是毫不留情地吐槽着,心里其实也替他惋惜不已,他这么有才华的一个人居然去做了这种在他们看来过于模式化缺乏创造性的工作。

“……不过现在招了几个人手续办差不多了也开始要做项目了。”叶修闲闲地补上一句。

听着好像叶修跑去效果图公司混饭吃了多么委屈,可这又是招人又是重新开始接项目的,可不就是等于出去自立门户吗?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的惋惜都喂了狗。

黄少天觉得相比之下还是应该担心担心他们蓝雨,于是迅速扯过话题,“你是不知道你走之后嘉世弄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就昨天我们因为市中心那个酒店改造的项目请他们吃饭,那个刘皓……”说着嘲笑起了刘皓在酒桌上耀武扬威的种种。

叶修想起昨天的事情却是笑不出来。

喻文州和黄少天当然不知道刘皓回酒店之后的事情,但看见他少有的严肃表情,便明白他离开嘉世远不是自己愿意出去自立门户这么简单,一时都沉默了。

“前辈…”“文州…”半晌之后叶喻二人同时开口。

“前辈你先说。”

“你们这个项目已经委托给嘉世了?”

叶修已经说得很明白,喻文州也不可能不懂,这也是他想说的,“这个项目是招标,前辈如果感兴趣,我可以给你发一份邀请资料。”

“好。”

“只是给别的公司都已经发出去一段时间了,剩下的时间比较紧了。”

“没关系。”

叶修之前总是从来不接周期这么短的项目的,这次答应得这么干脆,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有些意外,但也只当是他创业刚起步愿意拼一把了。



————————————————————————

明天有个小考试却无心复习的我
话说最近想到了好多想写的小短篇的梗呀!
这样下去之前说想写的塞尔达paro(写了半章)要凉了呀!

评论(4)
热度(23)

© -VIOL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