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金斧头和银斧头

#2018叶修生贺

#叶蓝催婚小分队活动

#23:59

#樵夫叶 x 河神蓝


1

 
叶修是一个樵夫,在山上以砍柴为生的那种。
 
他独自住在远离王城的一座山上,山上有一间小砖瓦房,修得随意但结实。门前的院子里三三两两的喂着鸡鸭,也稀稀拉拉地种着一些蔬菜。加上偶尔打打猎补充一点山珍野味,也算是不愁吃喝了。
 
平时的日子大部分是砍柴。他砍柴不靠特别大的力气,而是一眼就能确定从哪里下手,力道刚好,角度精准。傍晚回家吃过饭就坐在屋后简陋的棚子里,叮叮咚咚地做些铁匠活。
 
山上景色不错,山腰上还弯弯绕绕地流着一条河。这河据不知道是从哪来也不知道要到哪去的探险者说是蓝溪河的一条支流,但因为山上人迹罕至,也还没有一个广为流传的名字。
 
山脚下不远处就有一个城镇,城镇不大,但是繁荣而和平,朝代更迭或是战火纷飞也少有波及这里。在这种富足的生活条件下,城镇居民更不愿意上山探险,久而久之就流传着各种牛鬼蛇神的传说。
 
叶修却住的安然自若。野猪和狼下锅炖了,至于什么妖魔鬼怪,这不还没碰到过吗,就先不考虑了。
 
城镇里的商人陈果每周赶着马车来拉一次柴,给的钱没有直接卖掉多,但是省了总往山下跑的辛苦。偶尔,也许半个月也许一个月,叶修会蹭她的马车下山去赶一次集,买一点烟草零食和一些金属小玩意儿,就这样跟人群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2
 
蓝河是一个河神,在河里掌管河水奔流潮起潮落的那种。
 
他就住在山上那条蓝溪河的支流上。作为一个河神,他可以说是非常敬业了,百年以来山上这片土地肥沃丰饶,不因暴雨而洪涝,不因曝晒而干旱,植物长得繁盛茂密。
 
可是蓝河心里苦啊。
 
他这么一个兢兢业业的河神,居然没有人供奉他。蓝河郁闷了很久,发现原因是根本没有多少人会上这座山来,更别说知道这还有条河了。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别的地方的河神哪年少了供奉都不是干旱就是洪水,还顺带淹上几个人。但蓝河做不到,他不想这么无缘无故地害人。再说了,那山下的小城镇都在走路几个小时开外,想淹也不容易。
 
他从其他的河神那里听说过很多悲伤的或者快乐的人类的故事,他觉得很新鲜,比河里那些臭鱼烂虾们的破事总是来得更丰富多彩。但其他河神告诉他作为一个神仙要高贵矜持,告诫他不能主动出去找人类玩。
 
他就一直在等有人路过。
 
所以这天当有个斧头扑通一声掉进河里的时候,蓝河想着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他没等掉斧头的人反应,赶紧抄起两条鱼用法术变成了一把金斧头和一把银斧头就浮出了水面。
 
3
 
叶修的家在山的另一面,平时很少到这河边来。这天他追着一只兔子刚好路过,就打算休息一下喝口水。没想到刚弯下腰来掬起一捧水,别在腰间的斧头就掉进了河里。
 
掉了就掉了吧,要捞起来也很麻烦。他也不心疼,正好准备这几天偷偷懒。叶修起身拍拍裤子准备转身回家,却见原本平缓的水流突然变得湍急,继而在河的中心形成一个漩涡,漩涡里缓缓浮出一个身影,那身影故作深沉的开口:“年轻人,你掉的是这个金斧头还是这个银斧头?”
 
叶修打量这人。他身着水蓝色的长袍,衬着水蓝色的柔顺长发。叶修还没来得及吐槽你从水里出来头发不应该是湿的吗,又想这人大概是收他没碰到过妖魔鬼怪的flag来了。可大概是因为长得太过年轻而面目温和,“年轻人”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没有什么威慑力,甚至让人有点想笑。
 
叶修就笑了出来。
 
蓝河也没想到他会笑,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喂,你掉的到底是这个金斧头还是这个银斧头?”
 
叶修不答反问:“你是谁?你多大了?家里几口人?田里几亩地?地里几头牛?”
 
“什么几头牛?”蓝河被他问的一愣一愣的,赶紧亮出身份来震慑一下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年轻人。“我是这条河的河神,我叫蓝河,已经一百多岁了。你叫什么名字?“听前辈说,人类对他们都是尊敬而惧怕的。
 
“我叫叶修,就住在这山上。可你看起来比我还小啊。“叶修却丝毫不害怕,还打算继续逗他。”哎,神仙就是好啊,不会变老,长得还好看。” 
 
蓝河一怔,半晌反应过来自己可能是被调戏了,便故作严肃地企图拉回话题:“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在问这两个斧头哪个是你的?”
 
“都不是。”叶修看看他手里的两个斧头,不由得暗笑。眼前的河神显然是想套路他,可是金和银硬度都不够,怎么会有人用它们做成斧头砍树呢?果真是没有生活经验的神仙。
 
“我掉的是一把钻石斧头。”叶修故意说。
 
“什么?”蓝河没想到这人不按套路出牌。
 
“我说,我掉进河里的是一把钻石斧头,你要不再帮我找找?”
 
“你肯定在撒谎!怎么可能有钻石做的斧头!”
 
“有的有的。你看钻石这么硬,拿来砍树不是轻而易举。” 叶修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蓝河竟然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于是潜下去找了找,却发现掉进河里的确实是一把普通的铁斧头。他拿着叶修的斧头再次浮上来,“你就是在撒谎,你看,这才是你掉的斧头。”
 
“那大概是别人掉的吧。”叶修只瞧一眼,低下头故作悲伤道,“我明明记得我的钻石斧头掉下去了,怎么就没有了呢?”
 
蓝河见他这副伤心的样子便立刻心软了。这可是从这河边路过的第一个人类呀,自己怎么能这样为难人家呢?他很想给叶修变一个钻石斧头让他立马高兴起来,可是他这种小地方的神仙没有见过钻石,不知道该怎么变。于是他只好小心翼翼地尝试着安慰道:“钻石斧头我是没办法了,你有什么别的想要的吗?我给你变。”
 
叶修没想到这个小神仙这么好骗。他只是想逗逗他,可现在都演到这个份上了,这时候说自己开玩笑的,万一河神大人恼羞成怒把他淹死怎么办?
 
叶修思考了一会儿,“要不你给我捞点儿鱼?”
 
蓝河转身就要下去捞。
 
叶修又打断他,“等等!要不你每天给我弄一条吧?你看,我斧头丢了没法挣钱,都要吃不上饭了……”
 
蓝河完全被叶修绕进去了。想想还觉得挺合理,便欣然答应。不过是要几条鱼而已,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完全忽视了叶修就算真吃不上饭也并不是自己造成的这个关键问题。
 
4
 
蓝河于是开始了每天给叶修抓鱼的生活。
 
他答应叶修的要求并不完全是因为蠢,他只是想找一点跟平时不一样的事情干而已,而且能天天跟人类打交道不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吗。
 
他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叶修丢了斧头的这几天也不砍柴了。每天悠悠闲闲地晃到河边坐着,叼一卷烟草,等蓝河给他抓鱼。
 
“蓝河。”叶修没事儿干,便故意找话题,“你们河神是不是只能呆在水里啊?”
 
“当然可以上岸啊。”蓝河鄙夷地走上来,揪了一根长草把鱼挂上丢给叶修。“不过走过的地方会湿漉漉的。”只见他走过的地方地上确实有水迹。
 
叶修啧啧称奇,“要不你每天跟我回家到菜地里走一趟吧。”
 
“……滚!”
 
叶修显然是拿了鱼也不打算走了,就坐在草地上晒太阳。“那河神平时都干些什么?”
 
“唔,就是保持这条河正常流动,不要太满或者干涸就可以了。平时还要管管鱼虾争抢地盘之类的事情……”蓝河认真地掰着指头一一数来。
 
“那挺不容易的。”叶修难得认真的语气。“这山上的草木都长得很好,你应该有很大的功劳吧。”
 
蓝河听了愣住了。按理说换了别的神仙或许早就炸毛了,一个神仙做的好不好用得着你一个人类来评价么?就是天天洪涝你也得顺着我的心意夸。
 
可是此刻蓝河很高兴。
 
自己在百年来不曾被人注意的默默工作好像终于有了一点意义。
 
5
 
叶修最近日子过的轻松愉快。白天到河边晃悠一圈,跟小河神聊聊天,再躺倒在草地上睡上一个午觉。晚上拎着鱼回家做饭,再叮叮咚咚的继续敲着东西。
 
只是最近敲的时间更长了。
 
他的新斧头,或者说不止是斧头,快要完成了,外形是一把奇怪的伞状。伞上几个精巧的机关控制形态的自如变换,可以随意变作利矛长棍,其中一个形态还可以填入火药当做火炮使,即使打猎也不用再带其他。
 
这天叶修再到河边的时候,蓝河准备了好几条鱼,告诉他自己这几天不在,要应蓝溪河上的几个朋友之约前去小聚。
 
“这些日子天气好,倒是没有什么要特别注意的,到下个月雨季可就忙了。”蓝河叹道。
 
全年工作的劳模蓝河也偶尔有想偷懒的时候啊。
 
叶修当然表示非常理解,自己也正好趁这几天试试新斧头。
 
可每天都会顺便路过一下河边看看他有没有回来。
 
6
 
蓝河真正回来那天却是蔫蔫的有些闷闷不乐。
 
叶修几番追问才知道,原来其他的河神都是带着各种人类供奉的奇珍异宝珍馐美馔前去的,他却两手空空。这也就罢了,那个从小跟他不对付的绕岸垂杨来的时候身边美女左拥右抱,还当众笑他寒酸。要不是好友及时拉开他俩,蓝溪河恐怕是要掀起一场惊涛骇浪。结果最后好友们固然是美酒佳肴招待他了,但他还是耿耿于怀。
 
蓝河也很无奈。他在的这条河方圆几里除了叶修外就是荒无人烟,绕岸垂杨所在的那条河却是流经了好几个村庄,两人能得到的待遇差别一目了然。
 
叶修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摸了摸他触感湿润的头发,“别想他了,你好好睡一觉吧。哦对了,我明天可能不来了。”
 
蓝河失落地答应一声,也没有抬头看他。
 
叶修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背了一大捆柴,带着自己的一点积蓄下山去赶集了。蹲在路边等了许久,把柴卖了个好价钱。他随即一路逛下去,买了许多平时觉得没必要的精致糕点酒酿。路过首饰铺时却看见一条水蓝色的宝石链子。掌柜自然是极力推荐,说着什么这是皇宫里流出来、内人肯定喜欢云云。叶修笑着推说自己还是单身,却暗自掂了掂手中的钱,觉得肯定是不够了,决定去找陈果借一点。
 
到了店里陈果听了他的来意,众人面前大大咧咧地调侃几句哟老叶也知道要讨女孩子欢心啦。却是在转身拿钱时偷偷把叶修拉到了一边。
 
“我正要上山去找你。”陈果神色凝重,“嘉世的王城已经沦陷了。”
 
叶修一愣,随即故作潇洒道:“那也与我没有关系了。”
 
心中却是十分不安。 

 

7
  
叶修回到家时已是傍晚。 
 
他匆匆吃了晚饭,便到未劈开的柴堆里挑挑拣拣,寻了一截纹理整齐好看的,准备雕个约莫一尺的小船。可纵是他柴砍得再好,这种精细的手工活也做得十分头疼。 
 
叶修一夜未眠,也只雕出一个大概的形状。他挂上了宝石链子,又企图以满满的点心和美酒多少遮住一点小船歪歪扭扭的形状。一顿忙活下来,他看着这个堆得满满的毫无美感的供品竟然觉得挺满意。 
  
他一早就端着小船到河边,刚放进河里,蓝河就窜出来,水波险些把小船掀翻。叶修赶紧伸手才堪堪护住。 
  
蓝河这才看见他手里的小船。 
  
叶修正色道:“承蒙河神大人照料这么久,一点小供品,不成敬意。” 
  
蓝河惊呆了,一时不知所措。抬头见叶修正盯着他看,赶忙又低头故作镇定地细细打量,“这船你做的?” 
  
叶修点头。 
  
蓝河一脸严肃地实话实说:“挺丑的。” 
  
却在下一秒就破功,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 
  
“这些很贵吧?我其实自己都能变,而且我也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蓝河叹口气,替叶修心疼钱。就凭着丢了个铁斧头还要骗自己天天给他抓鱼这个性子,他觉得叶修不像是什么有钱人。 
  
叶修却很认真,“自己变的跟这个怎么能一样,至少这样一来你也是有人类供奉的河神了。” 
  
8
  
蓝河最后跟叶修坐在草地上一人一口的分吃了那些糕点。叶修一夜没睡本来就困极,吃完了自己的一半身家之后满足的喟叹一声,躺在草地上不多时便睡着了。蓝河见他睡着了,本来当着他的面一副不怎么在乎的样子,此时却偷偷把丑丑的木船和宝石链子找了个最稳妥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收好,又回到草地上静静地看着叶修,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两人在傍晚被一声惊雷吵醒,天空随即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叶修不慌不忙的抖开了随身带着的千机伞准备回家,却见蓝河只是站着,没有一点要回河里的意思。 
  
叶修不解地看他,蓝河见瞒不过,只好说:“打雷了,我去找个地方躲躲。” 
  
叶修更加疑惑:“你怕打雷?” 
  
蓝河小时候曾经经历过一次雷劈到河里的小概率事件。因为他的身体也是河水的一部分,自然是也被电到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身上都像过敏般麻痒难耐。他从此便不愿意在打雷时待在河里了。眼下叶修大概是觉得他胆小,可他又觉得解释不清楚,干脆不说话了。 
  
叶修瞧见他这模样也不难为他了 ,“那你跟我回家躲躲?” 
  
两人走到半路时天已经黑透,但叶修每天来来回回,这段路早就闭着眼睛都能走了。蓝河不熟悉这座山除了河道以外的地方,树林里又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走了一段便悄悄拽紧了叶修的衣袖,不一会儿便攥湿了。 叶修察觉到了,径直牵起他的手,触感果真如水一般柔滑而冰凉。 
  
进了门叶修张罗着要做晚饭生起火来,蓝河见屋里顿时变得亮亮堂堂的,才开始大胆的东张西望起来。砖砌的壁炉和铁铸的锅,棉麻的被褥和木头的床,对他来说无不新鲜。 
 
听着灶台叮叮咚咚的碗碟的碰撞声,蓝河一瞬间晃神,他无穷无尽的生命似乎远没有这一刻的烟火来得真实。 
  
9
  
叶修这晚忧虑了很久会把身边一切东西沾湿的蓝河晚上应该睡哪。 
  
“要不你睡床上我睡地板吧,总不能亏待了河神大人不是?”叶修叹气,大不了被褥湿了明天天晴了晾晾。 
  
蓝河反应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在担心什么,觉得叶修小瞧了他,无语地抬手施法把这些屋里所有布料都变作了疏水的。叶修愣了一下,随即调笑,“你这是在邀请我一起睡吗?” 
  
蓝河脸立马红了,支支吾吾地找了个理由:“……我……我就是怕最近下雨你不好晾干,你……你还是睡地板!” 
  
“别啊河神大人,地板多硬多冷啊。”随即不由分说地抱着蓝河在床上躺下了。他周身散发着一股河水的凉意,在闷热的夏天雨夜里抱着甚是舒爽。 
  
蓝河只好硬着头皮闭上眼睛,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挖了个坑跳,还摔得挺惨。 
 
第二天两人醒的很早。叶修跟往日一样在准备早餐。蓝河伸着懒腰到院子里随处转转,看见院里那参差不齐的菜地,他想起叶修某天说过让他浇水的玩笑话,竟神使鬼差地真走了上去浇了一圈。浇罢又想想自己堂堂一个河神竟在这给菜地浇水,实在太滑稽,暗自傻笑起来。 
  
就在这时却听一阵急急的马蹄声靠近,来人是一个神色焦灼的女子。她见到蓝河有些惊讶,尚未喘过气来,但还是挤出一抹笑,“你好,我叫陈果。你是……叶修的朋友?” 
  
“我叫蓝河,你好。”蓝河见她没怎么跟除了叶修以外的人类接触过,此时有点紧张。又见她像是有急事找叶修,便也不再耽误,赶紧回过神来转头叫他,自己也识趣地以急着回去查看水位为由溜了。 
  
叶修见了陈果也不意外,正好端出一碟蒸好的馒头,不紧不慢地说:“你来了?坐下一起吃两口?” 
  
陈果本来就着急,见他这副闲散的样子更是上火,“敌军正南下沿途烧杀屠戮,保守估计不足一个月就要杀到这里了。嘉世的王朝已经覆灭了,可百姓是无辜的啊。” 
  
叶修只是一口一口默默吃着馒头,看不出表情。 
  
“你真不打算出手?”陈果见他一点反应没有,心里一沉。 
  
叶修久久的沉默。 
 
“等我两天,我下山找你。”他终于在陈果急得就要拂袖而去时开口。 
  
10
  
陈果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几年前皇宫的晚宴上。 
  
经常往返于王城与城镇之间投机倒把的她那年求了人混进了晚宴,就想近距离看一眼她的女神,花容月貌的王国大祭司苏沐橙。哪知女神没看见,还被一个面相猥琐的官人频频搭讪,陈果为甩开他只好往角落走。转过一个拐角,却惊讶地发现女神正有说有笑地坐在地上与一个男人分吃着大厅里顺来的食物。见她一脸花痴也不像是坏人,还亲切地打了招呼。 
  
她自然是很高兴,却没有认出来那男人来。 
  
这也不能怪她。叶修当时借着叶秋的名字,十几岁便入了伍,彼时已为嘉世打下了半壁江山,却是低调至极从不公开露面。可嘉世的王权稳定不过几年,便传来叶秋解甲归田的消息,引起众人一时惋惜。 
  
只有了解内情的人知道叶秋是因为功高盖主为人所忌,最终落得一个被驱逐的下场,连惯用的战矛也被收走转赠了他人。 
  
陈果再次见到他就是约莫那时的事情,她运送货物路过一处树林时遭遇土匪打劫,却见林间冲出一个身影,只随手抄起结实的树枝就打退了他们。 
  
陈果看了来人的身手吃了一惊,同时觉得面熟却想不起来,便被那人抢先开了口,带着不明意味的笑,“我叫叶修,我在找住的地方。” 
  
陈果为了报答救命之恩自然是把他带回了小城,她已经没了空余房间给他住,便给他在山上盖了个小砖瓦房。叶修也顺势挑了份砍柴的活。 
  
直到某天回忆起那次晚宴,她才恍然觉得能跟苏沐橙关系那么好的,大概只能是王国大将军叶秋。她问起来叶修也并不否认。 
  
她也成了为数不多知道叶修身份的人。 
  
11
  
叶修其实也没有什么行李要收拾,只是写了几封信打算飞鸽传书召集几个高手。 
  
他也想跟蓝河道个别,可好几次当着面又不知怎么开口才不算矫情,于是剩下的几日在河边也只是如往常般说笑。直到临走那日才觉得总该留个字条,可是该写什么呢?此去一别怕是九死一生?来生有缘再相见?几度提笔却总觉得不合适,最终放弃了。 
  
道别真是困难。他想。我还是努力回来吧。 
  
过了两天他下山找到陈果,而他召来的几个同伴也陆续到了,再加上陈果在城镇里召集的许多有志保家卫国的青壮年,一行人迅速整装出发。果然不多日就碰到了敌军的一小支先遣队,对方人数不占优势,单挑更不可能打过,不多时就被他们毫不费力地打趴。 
  
可后来的战斗并不都是这般轻松。 
 
遍野的横尸,震耳欲聋的嘶吼,无穷无尽的援军。 
  
历时两年又一个月,叶修终于带领众人杀回王城,结束了这场战争。 
  
他拒绝了新的王位,只是收集了许多钻石镶在了一把斧头上,便跨上快马离开了。 
 
陈果看着他一骑绝尘而去的身影,想起他出发前说的话。 
 
“我要是死了,就把我烧成灰撒在山上的河里吧。他一个人孤单,我陪陪他。” 
  
12
  
蓝河在叶修走后也时常想起他。在雨季过去,忙碌的生活又归于平淡之后,他也常常拿出那个歪歪扭扭的小船把玩,在依然没有人类供奉的日子里变一盘糕点骗骗自己。 
  
他也在叶修突然消失后不久就他家过他,还给自己想好了那天走的急没来得及吃上馒头的理由。可他见门口的菜多日没浇水已经蔫得厉害了,便明白叶修是真的没有回来过。他有些不忍心,便施法把它们变回饱满的样子,还真的每天都来浇水。菜很快成熟了,蓝河怀念起叶修那日做的菜,也想学着样子试一试,却苦于不敢生火最终放弃了。可在它们老得枯萎之后又种下了新的、更整齐的一片。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给一群刚出生的小鱼们划定好一片活动的区域以防它们被欺负,回头就看见一个珠光宝气的斧头扑通一下掉进水里。蓝河目瞪口呆,突然反应过来猛地钻出水面,“叶修?” 
  

“哎呀,这次我的钻石斧头是真掉河里了。“


河岸边那人叼了一卷烟草,还是从前那副闲散的模样,语气也听不出丝毫的懊恼。

  
”蓝河,你给我抓一辈子的鱼吧?” 
  
Fin.  


评论(17)
热度(205)

© -VIOLENCE- | Powered by LOFTER